暴风乐视停售资管产品 跨界互金企业前景分化

本文地址:http://www.tvjwl.com.cn/n1/2018/0418/c42877-29933343.html
文章摘要:暴风乐视停售资管产品 跨界互金企业前景分化,府邸没打过当先,揎拳捋袖溃疡性上涨。

刘双霞

2018年04月18日08:27  来源:广东36选7走势图
 

随着互联网资管新规下发和监管频繁表态加强金控集团监管,跨界互金企业开始下线相关产品,并收缩业务。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近日,暴风金融、乐视金融等多家企业调整了相关资管产品。在分析人士看来,一些实业集团跨界开展互联网资管业务,其业务具有交叉性、关联性特点,一旦出现金融风险容易内部扩散,因此被监管方重点监管。从未来看,各类互金业务的方向就是业务穿透和风险隔离、透明化和牌照化。

部分停售资管产品

《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29号文”)已于近期下发。根据29号文,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有分析人士表示,那些热销于“无牌”互联网平台的资管类产品,将全面下架,部分平台或将就此退场。

具体来看,29号文明确,未经许可依托互联网以发行销售各类资产管理产品包括但不限于“定向委托计划”、“定向融资计划”、“理财计划”、“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转让”等方式公开募集资金的行为,应当明确为非法金融活动,具体可能构成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发行证券等。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互联网资管新规下,多家互金企业对相关产品进行了调整。暴风金融发布公告称,暴风金融于4月15日15时起停售活期产品(快活宝产品、天天向上产品),届时活期产品可赎回但不可以申购。对此,暴风金融方面称,此举是根据互联网金融监管指导意见施行。据悉,快活宝是暴风金融为定向委托投资关系的委托人(投资人)及受托人提供的信息居间服务产品。

凤凰金融旗下的收益权转让产品凤溢盈目前没有新产品可以投资,最近的一期产品期限为两年,到期日为2020年4月4日,该产品的认购规模为200万元。对此,凤凰金融客服人员表示,该产品并非停售,只是比较稀缺,投资人可积极关注产品动态。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截至4月17日中午12点,凤凰金融定期理财的转让专区显示,用户当天发起的凤溢盈产品转让的消息已有400条。对此,客服表示,可能是用户恐慌造成的。

此外,乐为金融(即乐视金融)也下线了相关收益权转让产品。4月17日12时,乐为金融App端仅显示有“乐乐高”一款产品。“乐享其成”系列产品已不见踪影,北京商报记者曾报道“乐享其成”系列产品交易标的为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转让的应收账款收益权。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按照P2P网贷57号文的监管办法,“乐享其成”为保理收益权转让,涉及资产证券化,并不合规。

转型路径遇阻

事实上,在前两年互金发展热潮下,不少实体企业跨界来做互金业务,但并未获得相关牌照。分析人士指出,互联网平台进行定向委托计划、收益权转让等业务,一直是监管盲区,在P2P业务监管明确之后,这类业务将不能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来操作,部分平台将上述业务进行拆分,有些平台则主打定向委托融资,此次整治文件对此类业务进行了明确监管,口径较为严格,后续基本没有操作空间。

于百程表示,互联网资管新规的监管非常明确,依托互联网公开发行、销售资产管理产品,须取得中央金融管理部门颁发的资产管理业务牌照或资产管理产品代销牌照。对跨界互金企业来说,继续做互联网资管业务必须取得相关牌照。

对于跨界互金企业的转型路径,麻袋研究院研究总监路南表示,新规没有把互联网资管一刀切,有相关业务的平台可以去获取相关金融牌照,考虑到6月底这个时限,收购牌照较为可行。

不过,在资管新规下,相关牌照变成稀缺资源,价格更是水涨船高。以基金代销牌照为例,自2016年9月以来,全国各地收紧了第三方独立基金销售牌照的审批,2017年全年监管层只发放了两张牌照。截至目前,共有376家公司获得基金代销牌照,其中剔除银行、证券、保险、期货四类金融机构,共计116家第三方理财机构获得基金代销牌照。

对于牌照价格,于百程表示,一年前,基金代销牌照在三四千万元左右,目前价格显然更高。路南透露,公募基金代销牌照价格目前已经炒高至8000万元左右,奇货可居。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除了收购牌照,互金企业也重新申请牌照。不过,从目前来说,监管要求非常严格,获取难度还是很大的。

跨界互金前景分化

与前两年各类实体企业争相跨界布局互金业务的热闹不同,目前,跨界互金企业已在收缩业务布局。据乐视网披露,乐视金融股权将根据参考估值结果确定以资抵债金额,暂按14亿元作为估值结果。

对此,于百程表示,一些实业集团跨界开展互联网资管业务,很大的一个原因是为集团相关企业或业务相关企业提供融资服务,不少集团在金融业务多元化之后,具有了金控的性质,其业务具有交叉性、关联性特点,一旦出现金融风险容易内部扩散,因此被监管方重点监管。未来看,各类互金业务的方向就是业务穿透和风险隔离、透明化和牌照化。

事实上,落在跨界互金企业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非只有资管新规一把。监管层也多次提及今年将重点监管金控集团。新任央行行长易纲在论及中国面临的潜在金融风险时表示,“一些机构在没有取得牌照的情况下非法开展金融业务,少数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集团存在风险,通过不正当的关联交易进行利益输送等问题比较突出,带来跨机构、跨市场、跨业态的传染风险。据悉,相关政策办法正处在研究制定阶段,进展顺利的话今年有望落地实施”。

有业内人士称,未来监管的重点对象,将落脚在非金融企业(尤其是部分民营系)发起设立的金控公司。尹振涛指出,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主要集中在民间金融控股公司,特别突出的表现为两类,一类是民营企业,也就是常说的各种“系”,还有一类是互联网金融控股公司。

对于金控集团的问题,路南表示,有些金控集团推出金融平台的初衷可能就有问题,太看重平台的融资能力,多采用游走于监管之外的灰色模式,借助地方金交所等灰色通道,资金流向不明,存在较大的合规瑕疵。除此之外,这些平台背靠的金控集团存在杠杆率过高;公司治理结构存在问题,风险无法有效隔离;挂羊头卖狗肉,真实业务隐蔽等风险。监管加强后,制度短板补强,监管套利空间变窄,金控集团门槛大幅抬高,巨头像集邮一样收集金融牌照不再可行。

“互联网金融资管新规其实非常严格,给的时间也是非常短的。那么对一些大型的企业,特别是互联网企业从事跨界经营来说,基本上关闭了开展资产管理业务的渠道。”尹振涛表示。

在路南看来,那些成立动机不纯的互金平台,背负合规成本,融资能力降低,平台存在的价值下降,有一些会被金控集团放弃。相反,一些互联网巨头跨界比较有前途,凭借着自身在账户、流量、数据、技术等多方面的优势,落地对金融账户体系和数据信息的掌控,形成“互联网+金控平台”的模式。

(责编:李栋、赵爽)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